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时时彩娱乐平台:浅析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分离之现象

时间:2018-06-20 13:55来源:未知 作者:360论文网 点击:

红树林娱乐平台 www.5y60.com.cn

  浅析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分离之现象

  郭 丁

  (山西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所山西太原030006)

  【内容摘要】艾伦·伍德在新的现实语境下继承与发展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通过揭示与剖析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相分离的现象,指出阶级斗争出现了重视经济斗争而缺少政治斗争的局限性。伍德的理论对于我们正确看待资本主义的发展变化,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资本主义经济政治阶级斗争

  毋庸置疑,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资本主义给人类世界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空前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但我们同时必须认识到,透过表面上的成功,资本主义背后有着其不可逾越的局限性。加拿大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艾伦·伍德立足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相分离的现象,指出经济与政治的分离是现实资本主义的基础,导致了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出现了重视经济斗争而政治斗争缺失的局限化趋势。

  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中,对经济与政治两个领域并没有明显的非连续性的分析,而是内在地包含了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连续性分析的方法理论。马克思“批判政治经济学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揭示被古典经济学家们所掩盖的经济的政治方面”。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做了深入的研究。

  他以商品与交换理论为起点,经由剩余价值理论,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的起点即“所谓原始积累只不过是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分离的历史过程”.也就是阶级斗争和为阶级利益服务的国家机器强行干预的过程。这表明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生产的最终秘密是政治性的。不同于古典经济学家,马克思并没有将经济本身看作是一种物化的力量,而是认为经济领域是与政治领域类似的一种社会关系。“经济基础本身以社会的、法律的和政治的形式存在,尤其是存在于所有制形式和统治形式中”,物质生产“不只是特殊的生产,而始终是一定的社会体即社会的主体在或广或窄的由各生产部门组成的总体中活动着”。马克思认为,只有从现实个人的物质生产实践即从经济领域出发,才能够对建立在其上的社会关系、意识形态等政治领域来进行阐释。伍德指出,不同于马克思的经济与政治应相关联的设想,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被异化为了两个分离的领域,并从以下三个方面对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的现实关系进行了剖析。

  第一,伍德阐释了资本主义独具特色的经济与政治关系。她指出资本主义以分化出一个经济领域为标志,统治阶级的占有和剥削从依靠超经济力量的强制转变为采取纯经济的剥削形式。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剩余劳动被转移到私人地主和国家手中是通过残酷的劳役、高额的租金以及严苛的税收等手段,凭借政治、法律、军事的强制力量以及行政的特权等“超经济强制”实现的。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包括生产者和剥削者在内的所有经济行为人以及他们之间的阶级关系都是依靠市场规则来调节的,雇佣劳动者和资本家之间的阶级控制不同于前资本主义直接的超经济强制,即依靠政治、法律、军事等的强制,而是通过市场的经济强制实现的。剥削者与生产者双方之间对市场的依靠表现在他们都要受制于竞争、资本积累以及必须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等市场法则的强制。市场法则与经济规律调整和重塑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资源的分配,劳动力的配置,对时间的组织安排以及商品与服务的生产与流通等等。工人在法律上是自由的,不再被奴役,不再与资本家处于依附的关系,但是却完全丧失了生产资料,为了得到报酬维持生计,他们必须与绝对的生产资料和私有财产的占有者即资本家来建立契约关系出卖自己的劳动。这样以市场为普遍法则的资本主义制度便形成了一种特色鲜明的经济与政治关系,使得资本主义社会对剩余价值的剥削是通过经济的手段在经济的领域发生的,是通过经济原则或市场原则实现的。由此,剩余劳动就不必再通过超经济力量被转移,“剩余劳动的丧失成为生产的直接条件”。

  可见,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发生了分化,这种分化意味着在以交换为目的的生产体系中,生产和交换不是波兰尼所说的“经济体系作为一种规则被嵌入到社会关系当中”,而是通过经济的机制得以实现。劳动者出卖自己的劳动得到报酬,资本家支付工人的劳动,没有对工人实行人身强制,其经济权力的形式独立于政治或法律关系。正如马克思所言,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所有权“取得了纯粹经济的形式,因为它摆脱了它以前一切政治的和社会的装饰物和混杂物”。

  第二,伍德分析了现实资本主义经济与政治分离现象的本质,指出这并不代表着二者彻底独立存在。伍德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中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的分离实质上是政治领域内部的分化,分化出来的功能被直接分配到私人的经济领域和国家的公共领域中去了。由于私人占有者阶级拥有着绝对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因此他们拥有了对生产本身进行组织的权力,但他们却不再履行社会政治功能的职责,而将直接政治权力转移到了国家手中。这就意味着,在资本主义社会,私人占有从公共职能中完全分离了出来,发展出一个彻底是为私人而非为社会的新的权力领域,政治领域的功能被分化到负责直接榨取和占有剩余劳动的私人的经济领域和具有普遍性与公共性目的政治功能的国家公共领域。“资本主义的标志不仅在于形成了一个专门的经济领域及其榨取剩余的经济方式,而且在于有一个拥有空前公共性质的中央政府”。

  伍德强调,虽然出现了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的分化,但并不意味着经济领域完全独立于政治领域。尽管不需要通过政治上和法律上的强制占有作为资本主义的剥削强制力,劳动与资本表面上的自由与平等交换意味着强制的要素不再是占有的要素的应有之意,但是对剩余劳动的剥削、对剩余价值的榨取依然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强制力量和阶级统治依然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基本条件。“绝对的私有财产,将生产者和占有者结合在一起的契约关系,商品交换的过程——所有这些都必须有法律形式、强制机器和国家的警察职能来维护”。总之,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虽然存在着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的分化,但是经济领域仍然牢固的依靠着政治领域。

  第三,伍德指出,资本主义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分化的问题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现实的实践问题。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时代,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出现了政治斗争与经济斗争相分离的趋势,造成了工人阶级阶级斗争的局限化。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阶级斗争,马克思认为阶级斗争作为历史发展的动力,阶级自身的消亡就是阶级斗争的最终革命目标。在马克思看来,只有工人阶级可以担任这样的重任,工人阶级的自身条件与阶级利益使其肩负起了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消除剥削与阶级的历史使命,“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自己颈上的锁链。而他们所能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5XP504)。然而,资本主义社会经济与政治两个领域的分化使得现代工人阶级运动的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发生了分离,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斗争越来越呈现出局限化和个性化的特点,阶级斗争的中心问题逐渐由剩余价值的生产取代了剩余价值的榨取和占有,阶级斗争发生的场所也被压缩在生产组织内部。在中世纪,农民为反对地租而进行着斗争,由于当时统治者通过超经济强制进行控制,就使得这种斗争不仅是一种经济斗争,还天然地蕴含着对政治权力、司法权、财产权等方面的政治斗争。而反观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工人阶级的斗争,无论工人阶级要求资本家增加工资的斗争多么激烈,都没有冲击到资本家占有财产与劳动者等榨取剩余劳动的基础与改变工人阶级自身对生产资料一无所有的现状,被异化为了纯经济的斗争。虽然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的战斗性似乎没有明显削弱,但工人阶级的斗争呈现出集中在内线的新趋势,其斗争的政治性与普遍性越来越淡化。“资本主义政治与经济分离所带来的悖论式的结果,就是工人的战斗性与政治意识的分离”。

  可以看出,在政治与经济相分离的资本主义社会,由于政治逻辑和权利冲突的矛盾被隐藏到了经济领域的背后,使得现实中工人阶级的斗争更倾向于争取物质利益的纯经济斗争,工人阶级面临着被异化与整合的挑战和?;?。因此,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时代,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向政治斗争的转变是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正如马克思所言,“工人应当摒弃‘做一天公平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这种保守的格言,而要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革命的口号:“消灭雇佣劳动制度!”。工人阶级只有将政治斗争与经济斗争结合起来,才能掌握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与文化的领导权,从资本主义的仆人转变为其掘墓者,实现自身和全人类的解放。

  综上所述,伍德从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出发,立足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经济与政治相分离的现实,并对这种形势下工人阶级阶级斗争的局限性问题进行了分析,具有明显的批判性与现实性,这对于我们深入理解西方马克思主义具有重要的意义,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有益的启发。

  参考文献:

  [1][加]艾伦·梅克森斯·伍德,民主反对资本主义——重建历史唯物主义[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4]Karl Polanyi,The Great Transformation: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 [M].Boston:Beacon Press,2001.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M]jE京:人民出版社,1964.

在线投稿
  • “精日亲美的真正原因”是中国的伪公知精英身上长了“洋奴依附之心”,“崇洋媚外之骨”,“汉奸文化之瘤”,这些人利用“和谐、包容”疯狂推行汉奸文化洗脑国人! 2018-09-13
  • 太原引入“慢病PBM”管理模式 2018-08-28
  • 图解:谁是北京雾霾元凶?燃煤已经排除嫌疑了 2018-08-28
  • 新华社评论员:与世界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08-20
  • 打假还是误伤?拼多多遭遇大量商家上门维权 2018-08-20
  • 人民网评:让“五一口号”汇聚起最大的同心圆 2018-08-04
  • 拍场“老面孔”与投资的策略 2018-08-04
  • 有事没事扎针灸?别这样养生 2018-06-23